永定河的环境治理

时间:2019-10-08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上世纪80年代以来,北京一直水资源紧缺,为了满足城市用水,三家店以上永定河水几乎全部引入市区,使三家店以下70多公里的河道长年断流,河道两边土地沙化,近些年永定河沙石采盗猖獗,致使河道内沟壑遍布,河床裸露,每到冬春季节,《三国志14》新武将谢景介绍,西北风顺河道而下,京城顿时风沙弥漫。由于根本无水补给永定河,加上人口剧增,工业用水,严重超采地下水,北京西部地区第四纪地下水已经全部枯干,永定河的生态系统已经受到严重破坏。

  永定河治理工程2014年建成使用,正好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淅川丹江水进京的时间。有环保人士称,南水北调首期工程在北京地区的调蓄水库位于房山区永定河右岸的大宁水库,永定河治理工程会不会使用丹江流域挤出来的、调水成本已在每吨10元以上的南水北调水。南水北调工程建成后,永定河作为北京市地表水源之一的功能将被取代,这为永定河水资源重新配置提供了条件。

  作为北京的母亲河,以及海河最大支流的永定河,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依然有20余亿立方米之丰富水量。1951年,中国在永定河北京段上游河北怀来开建解放后第一座水库官厅水库,设计总库容为41.6亿立方米,并于三年后完工。1997年,由于水质严重污染,官厅水库被迫退出北京饮用水源序列。

  即便不是污染问题,永定河也无法继续成为北京水源地。本刊记者获得的数据显示,从2006年到2009年连续四年,官厅水库入库水量均在1亿立方米以下,分别为0.96亿、0.67亿、0.80亿和0.22亿立方米。“这意味着,这些水流出水库,还流不出北京境内,就全渗到地下了,就是断流。”接近北京水务局的知情人士说。

  北京段以上的永定河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静心阁全方位超强影音娱乐华为平板M6:!曾多次徒步永定河源头及上游的环保人士王建告诉本刊记者,山西境内桑干河上水坝林立,但多数水坝呈池塘状,沿河水量并不丰沛,其他河段的样貌则只是被严重污染的溪流状。许多较小支流,因干涸而被当地填埋。

  几十年间,永定河20余亿立方米水量为何就没有了?河北省水利厅资深专家魏智敏分析,一是上游山西省近几十年人口增加4倍至5倍,经济总量增加上百倍,远远超过永定河上游桑干河的承载能力,河北境内也只能收到永定河约不到3亿立方米的水量。二是随着全球气候变化,植被变差和连续多年干旱,永定河流域年降水量一直呈递减态势。以河北为例,50年前年降雨量为600毫米以上,已不到500毫米。三是地下水超采,渗漏加剧。1963年河北省特大洪水时,有50%的降雨转变成地表径流,到1996年河北大水时,只有24%能转变为地表径流。

  国际水利学界的一个共识是,人类使用一条河流水量的20%,对河流自然生态破坏不会太大;30%就达到警戒线,会对生态有严重影响。而我们对永定河水量的使用,达到了90%,这无异于喝干榨尽,河流必然毁灭。

  在永定河的治理中,设计者创造性地提出了以再生水为主的供水方案,还大胆提出打造循环河,通过由泵站和管道组成的水循环系统,把水从下游抽到上游,让水循环流动,每年可节约25%至30%的生态用水量。

  作为北京市第一个大型人工河道公园,永定河河道公园开放至今已有两个多月,至今共接待游人近18万人次。根据估算,经修复后永定河每年生态服务价值将增加数百亿元,新增90余平方公里的沿河发展机遇区和1亿平方米的建筑规模,仅两岸房地产升值即超百亿元。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水科院水资源所所长王浩认为,北京市在永定河中下游,处境比较尴尬。“无法改变上游过分用水的现实,却要承受断流之痛。”

  自30年前永定河三家店以下断流后,数十公里长数百米宽的河道河床裸露,已成不法人员偷采砂石之所,河道内到处是大砂坑。沿岸居民向河道倾倒垃圾,小区和工厂则排入污水。每到春秋之际,大风鼓动河床风沙,漫天黄黄袭卷市民。

  2005年之前,北京市的思路主要是请求中央一级来协调上游各省节约用水,以使永定河重新有水。中央不遗余力进行协调,并投入数百亿元资金到永定河上游,支持当地节水和治污工程,以及转变经济结构。北京市也为此支援了上游不下10亿元的资金。

  这位专家说,山西、河北的节水和治污不可谓不努力,但那么多人口要喝水吃饭,经济也必须发展,所以节约下来的水很快被新的需求吞噬。最终,上游用水不仅不能减少,还不断增加,越治越没水。

  眼看2008年奥运临近,北京市政府提出永定河河道“无水变绿”计划。水务部门开始在河道内种草。但河道长年缺水土壤较少,成活率并不理想,河道乱象始终无法改变。部分区实在无奈,曾引进高尔夫运营商在河道内建起数座球场,但由于球场草皮需大量抽取地下水,屡屡被媒体曝光。

  奥运之后的2009年,北京市酝酿让永定河河道内“有水”。北京市水务部门奉命拿出方案,任务最终落到水利工程师头上,拿出了方案。一个让永定河“起死回生”的人造河流方案就这样产生了。

  在永定河数十公里河道两岸,北京市规划了首钢南滨水地区、丰台科技园西区、长阳半岛、大兴滨水绿廊等十多个沿河经济发展区。此外,永定河流域将加强土地储备,上述十多个沿河区域内,未来总用地面积将达5650公顷,建筑规模将达2000多万平方米。

  这意味着,北京城区将向永定河流域扩张。北京市规划委主任黄艳对媒体表示,未来中心城将有多条公路、铁路和轨道交通通向永定河流域,北京长安街和一号地铁也在酝酿西延至永定河流域。

  2012年3月12日下午,门头沟、丰台、房山、石景山、大兴等北京永定河流域五区区长的手叠在一起,他们共同出席了永定河绿色生态发展带“五区”联席会。各区均因此调整了地区规划和经济规划。永定河工程虽然尚处于实施初期,沿河两岸土地价格已出现飙升迹象,房价亦水涨船高。永定河治理工程尽管投入极大,但从带动整个西南五区经济角度来看,北京市政府并不赔本,仅地产升值一项,北京各级政府就将大赚。

  四年之后,北京市人造永定河景观将粉墨登场。但愿,人们在为这条美丽人造河流发出赞叹的同时,还能记得它曾经自然、汹涌,而如今已经死亡。 北京市治理永定河的愿望一直存在,但由于无法解决水源一直搁置。2009年12月召开的中共北京市委十届七次全会上,北京终于将永定河整治提上议事日程。北京市政府决心整治已断流30年的城市母亲河——永定河,其目标是使这条因人类过度使用而断流的河流重新有水,并在170公里北京段恢复流水,尤其是在37公里城市段形成五大湖面和十大公园,再辅以河道内外园林生态绿化,使河流重新成为景观。

  这项堪称奢侈的全人工河流计划,将耗费170亿元巨资。每年河流所需1.3亿立方米水量也全部靠“人造”。如此巨资投入,其实是一场与洪水的赌局——建于河道内的景观如遇三年一遇以上级别洪水,将毁于一旦。而且,多位专家指出,这个人造景观也无助于改变上游缺水、下游断流和水质污染的现实。

  9月22日,中秋节,因“卢沟晓月”盛景而闻名中外的北京晓月湖的南侧,一个设计蓄水量为该湖两倍的人工湖已完成蓄水。这个名叫宛平湖的湖面,在历史上从未存在过。

  事实上,10月底之前,将至少有三个大型人工湖在永定河北京段上开始蓄水。按照北京市的计划,在2014年即南水北调工程12亿立方米源自南阳淅川的丹江水库之水进京的同时,整治后的永定河将正式面世。

  本刊记者采访得知,此次永定河治理分为三段,即三家店拦河闸以上的官厅山峡段,三家店至南六环路的平原城市段,以及南六环至梁各庄的平原郊野段。三段分别长92公里、37公里、41公里。170亿治理资金中,三分之二以上资金将投向37公里的平原城市段。也就是说,平原城市段每公里投资将达到两三亿元。这样的造价,直逼城市轻轨和地铁。

  业内人士称,这些造价仅是工程造价本身,尚不包括为其供水而增设的污水处理厂投入,更不包括每年1.3亿立方米用水本身的代价。这项计划最被质疑的地方,其实并不在于造价昂贵本身,而在于如此代价治理过后的永定河,也不过是一条纯人工河流,甚至谈不上是一条河流,仅是用细小溪流连接的六个大型人工湖。

  这项名为《永定河绿色生态发展带综合规划》的规划,全文至今未向公众公布,但已于2012年2月28日正式实施。当日,石景山区莲石湖和丰台区宛平湖开建。

  来自北京市水务局、北京市规划委的资料证实,将首期投资13.9亿元,主要建设“四湖一线”,即门城湖、莲石湖、晓月湖和宛平湖,一线即一条循环工程管线。接下来。另外两个湖即大宁湖和稻田湖也将建设。

  北京市的永定河治理工程只涉及北京段170公里,不会影响上游山西、河北缺水和污染之困局,也不会改变下游断流之现实。该工程水源并非来自永定河天然水,而是北京市生活污水处理后的中水;这些水也并不会补充下游水源,而是在出境之前用管道抽回,循环使用。

  事实上,在造价高和洪水之患以外,人造永定河还存在第三重的奢侈。人造永定河每年需要的1.3亿立方米水量,相当于北京市年用水量的二十六分之一。永定河治理工程所需水量主要来自再生水和部分雨水,即使不利用,再生水也会白白放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买码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